my’blog

有啥好看的古言甜文推荐

“好吃吗?”

“嗯嗯,很好吃。”

拿着烤红薯,正在狂吃的女孩又白又美,特别是有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像月牙一样,很可爱很漂亮。她是楚太寿的长女——楚歌!

可惜,这么漂亮的女孩是个傻子!

站在一旁的女仆罗比心里七上八下。她从丞相府赵颜夕小姐那里拿了钱,然后在这里骗了楚歌。既然时间快到了,她为什么还没来?

刚想到这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来到了街道的拐角处,嘴角挂着冰冷邪恶的微笑,一双眼睛。她粘在吃烤红薯的楚歌上。看着她没有经验的简单样子,她特别沮丧。她显然只是一个傻瓜,但她很幸运地嫁给了,不久她就要嫁给府。当她想到她心爱的男人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时,她疯了!

所以,她买了比罗,让她忽悠她来这里,然后杀了她!

只要她死了,婚约就会解除,她就能顺利嫁给王姬!

想到这些,她高兴地飞了起来,握紧手中的鞭子,以闪电般的速度向她飞去,正在吃烤红薯的楚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踢中,重重地撞到墙上,然后倒在地上。

一半的红薯被嚼烂,甩出去,砸成粉末!

好痛!

楚歌只觉得混身的骨架快要散了,疼痛迅速蔓延全身。尼玛,谁从背后袭击我!?

她挣扎着站起来,瞬间被逼,嘿,这是什么地方?我前面的那个女人是谁?你为什么穿着奇怪的服装?

她显然是在和社会上的几个年轻人谈判,警告他们以后不允许来他们学校收保护费。不知道是谁从背后袭击她,用棍子打她。当她的眼睛变黑时,她瞬间失去意识,然后在痛苦中醒来,于是她换了地方和人。这不是很神奇吗?

“嘿,你是不是偷偷溜到我身上了?”楚歌揉了揉后脑勺,指着比罗问话。比罗惊恐地摇摇头。“小姐,不是我。”

赵嘶嘶地摇着手中的鞭子。他冷冷地说:“是我的姑娘。我没想到你踢得这么狠还能起来,不过很抗揍。今天,我的姑娘要看看你有多抗打!”

话罢,鞭子一甩,向她抽了过去。

楚歌的负重很快,当鞭子近距离接触时,她抓住了鞭子的另一端。她从小就是一名武术家。她怎么会被这种把戏吓倒?

“姑娘,你疯了吗?我认识你吗?当人们相遇时会伤害他们。你是疯狗吗?”楚歌看着对面的女孩,不想鲁莽的伤害她,所以她问,但是赵一点都不感激。她接过鞭子,顿时恼羞成怒。“该死,你敢把这位小姐骂成疯狗!今天不杀你,我就不姓赵了!”

话说,她又借力飞起,换了另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刺进了她的胸口,楚哥见势不妙,身形一闪,躲开了匕首,然后用力一鞭,赵便惯性地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疼得哇哇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楚哥顺手踩了她一把脸。“小样,你飘了。你在吹嘘你想杀了我。以你的技术,你还想杀人?你认为这个女孩是谁?你会宰了它吗?”

赵不服。她显然是个一无所知的傻瓜。为什么她打不过?她过去常常欺负她,但她从来不敢怨恨。毕竟她的父亲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守。今天发生了什么?

“该死,你怎么敢踩这个女孩的脸,姓楚。如果你犯下以下罪行,我会回去告诉我父亲,他不会放过你和你的整个楚家人!”

楚歌大吃一惊。“你还知道我姓楚,是什么年纪的人,而我还犯下以下罪行。真的是恶人先告状。很明显,是你先打我的,我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对付他!”

啊,楚歌突然发现自己穿着古装,不仅是衣服,鞋子,还有头发。天哪,她怎么会在一瞬间改变?近看四周,远处,古塔上叠着白墙黑瓦。这不是古建筑群吗?

我穿了吗...更多...!?

楚歌还不在,赵突然用力一推。她错过了,后退了几步。当她站在原地不动的时候,赵拿起匕首冲了上去。她迅速逃脱,准确地抓住了她的手腕。伴随着赵的惨叫声,她的手腕被狠狠地摔断了,“啊啊啊……”。

她又开球了,可怜的赵被打得很惨。她倒在地上痛哭起来。“你等等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说完,抱着胳膊,跌跌撞撞地跑了。

楚歌没有追她,因为她现在太迷茫了。她为什么来这个地方?她必须知道!

“嘿,过来!”

比罗已经惊呆了,当她听到楚歌叫她时,她惊呆了。她垂下眉毛,迈着小步走了过去。“少...小姐,你是...今天好凶。”

她吓得脸色苍白。是楚歌这么厉害,还是她是家里的淑女?以前我最怕赵了。看到她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我躲了起来。因为我怕她,她很少出去,所以我用这种方法骗她出去。没想到,她今天竟然把赵打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如果她不是一直站在这里,她不会相信的。眼前这个长着灵动眼睛的美少女,就是他们楚府的傻小姐!

“我问你,刚才那个……”在楚歌开口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些回忆,这些都是这个傻子的回忆。因为他笨,从小父亲就不疼,母亲也不爱他。要不是她和订婚,父亲早就偷偷杀了她,而且这次订婚是爷爷在世的时候,和纪的长辈关系密切。

这就是她现在的身份,而她面前受惊的女孩就是她贴身的女孩。她今天突然说要带她出去吃烤红薯,然后带她去这个废弃的小巷!

她还记得红薯味道很好。这个女孩一直在问:“好吃吗?”但是她的眼睛在东张西望,显然是在等人。这时赵来了,画面被打破了。然后,她的灵魂进入了这个身体!

她的眼睛眯了起来,“比罗,你怎么敢背叛我!我问你,你从赵那里收了多少钱,骗我来这里?”

比罗惊恐地摇摇头,撒谎道:“不,小姐,你为什么这么想?”

“没有吗?你敢说不!你觉得这位小姐傻吗?”

说完,看到罗比一副“你不傻”的表情,气得涨红了脸,一把抓住她的小辫子,使劲扯了扯,“死丫头,你这么大胆又胖,连我都敢打,我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然后,一个拳头打在她的鼻子上,顿时鲜血涌出。比罗痛得哭了。“小姐,奴婢错了。请高举你的手,让奴婢走。奴婢之后,她再也不敢了。”

“后来呢?你想变漂亮。这个女孩能让你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吗?”说着,又是一顿狂揍,直揍得比罗哭爹喊娘,在地上打滚。

楚歌的父亲开了一所武馆,从小就跟着父亲练武。在现代,他几乎没有对手。在学校,他也是小霸王。于是,社会小流氓来学校收保护费,她的同学只来找她帮忙,粗心,大意,竟然让那些人偷袭。

虽然她现在已经去古代旅行了,但她的脾气不会改变。谁敢欺负她,就要打回去。一个连主人都敢背叛的女孩,必须给她一个教训。她一直玩到贾斯帕没有好皮肤。直到她只剩下半口气,她才停下脚步,踩着她的脸说:“死丫头,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不要再出现在这个丫头面前,否则。

比罗已经处于恍惚状态。她吓得蜷缩起来,浑身发抖。她不明白为什么小姐突然变得如此可怕。以前这些女生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找她发泄。

现在,它是一个魔鬼!魔鬼!

“信……”

楚歌冷哼一声,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朝角落走去,弯弯的走了出去,看到古街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她傻眼了。

尼玛,就像电视剧里的场景!

她觉得新奇有趣,所以随意闲逛。

买了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吃,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个时代的街道和风土人情。还没来得及玩好,天就黑了,我只好带着傻姑娘记忆中的路线回家。

楚府灯火通明,楚南正派家丁到处找她。她回来,脸色变好了,骂了一句:“楚哥,你去哪了?你为什么回来这么晚?胡说八道!有什么不对吗?”

楚南很担心她,因为她过几天就要嫁给纪了。他可以期待这段婚姻,并抱住纪的大腿。谁不知道?冀北汉手握百万豪杰,是皇帝最器重的人。他的祖先封了太子,这可不是一般的荣耀。连皇帝都应该礼让!

为了这么好的婚姻,我为了婚姻失去了老人的手指。不然,她家这个傻女儿真的很难!

楚歌有点傻,她面前的男人长得和她爸爸一模一样。“爸,你怎么过来的?”

楚之南没听懂,一脸嫌弃的说,“越傻,连爸爸都认不出来?进去吃饭吧!对了,比罗在哪里?”

“她...被分开了。”楚歌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楚南没把丫环放在眼里,带她进屋关上门。

餐厅里,正在吃饭的大小姐和二小姐楚梦见楚歌进来,一脸嫌弃地冷笑道。“喂,你知道要回来吗?我以为你不认识路,迷路了!”

楚梦想,失去就好,最好她死在外面,这样我就可以代替她嫁给王姬了!

自从我有幸见到王姬一次后,她似乎失去了灵魂。一个如此高大、雄壮、相貌非凡、英俊潇洒的男人,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可惜,这么好的男人竟然嫁给一个傻子当公主。想想就让他生气!

所以,如果这个傻姐姐能死,那就好了。

其实楚歌并不是和母亲一起出生的,但是在楚歌的母亲是楚府的大夫人之前,却因为没有照顾好楚歌,生了重病,烧了脑子。她被楚南抛弃,软禁在后院,这有助于她的妾上来。这个妃子成了大小姐,也是一场斗争。她甚至生了一儿一女,赢得了楚南的青睐!

现在大娘子所生的楚梦,看起来干净帅气,但是和楚歌比起来,那就是土鸭和天鹅的区别!

楚歌的美是一种惊艳,不可抗拒的美,她挑不出任何瑕疵。除了笨,她真的很完美,无可挑剔,而且她很小就嫁给了王姬。你可以想想楚智楠有多看重她。即使她很笨,她仍然不敢忽视她。

只是这个大女人真的恨透了自己。如果不是楚南的保护,她早就开始除掉她了,因为她想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姬公主!

平时言语刺痛,就是为了让楚南认清事实,迅速改变婚姻。但是楚南是个固执的人,又传统,认为指尖已结,不能随意改变。只要人还在,不管是残疾人还是傻子,都是她!

除了王姬公主亲自退婚或者要求改嫁,否则,他也不好开口。

“快吃吧。楚歌过几天就要结婚了,你少说吧。”楚之南不仅嘴上维护着楚歌,还亲自为她准备食物,这让大娘子和楚梦都更生气了,但也不敢再表现出挑衅,只是交换眼神,眼神中充满了恶意。

楚歌还没有适应现在的角色,总觉得很梦幻。这真的是她被打昏后做的梦吗?

恍惚到吃完饭,她早早回到屋里睡觉,她想,只要自己醒过来,肯定就能回到现代!

送走丫环,吹灭油灯,她才倒了下去,一直在催眠自己赶紧睡觉,无奈,越是心急,越是睡不着,更别说古代的床板那么硬,枕头也让人不舒服,四四方方,膈慌。

过了一会儿,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非常轻。楚歌大吃一惊,门开了,一个影子摸了进来。

楚歌眯着眼睛假装睡觉。当影子摸着床走近她时,他突然飞了起来,把影子踢走了。然后他冲上去一顿暴打。那个被打的男人之前试图反抗,但她很快就被她打了,并试图逃跑。她又一次抓着自己的头发,引发泪水,最后乞求怜悯。“小姐,原谅我,小姐,不要再打架了!”

楚歌点亮油灯,才看清那人的脸。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壮汉,被她打得鼻青脸肿。

“说吧,你是什么人?偷偷溜进这位小姐的房间,你想干什么?”

“最年轻的是公馆里的会计先生。他只是喝了点酒,喝得很醉。他走错房间了。小姐,别怪他。最小的现在要走了。”

楚歌使劲拽,那人疼得哭了。她趁机丢了一颗葡萄干,那人直接吞了下去。他吓坏了,说:“你给我吃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毒药。不到三天,你的全身就会溃烂而死。如果你敢在这位小姐面前撒谎,那就完了。顺便告诉我,这药只有本小姐有解药!”

楚歌沾沾自喜地笑了笑,放开他的手,让道。“好了,你现在可以滚了。”

那人吓得跪下磕头。“小姐,小家伙错了。请饶了这个小家伙的命。”

“如果你想让这位小姐饶了你,就说实话。如果你不说实话,你会中毒而死。这位年轻女士只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真相。你再敢胡说八道,本小姐就揍你一顿,让你死!”

“不要,小家伙说的是实话,但在那之后,你必须给解药。小的不想死。”

“说吧,这位年轻女士在听。”

那人详细地说出了原因。事实上,他是伟大的女士派来的,他毁了她的清白...

楚歌听后,也没有太大的惊讶,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对她有好处吗?”

男人偷偷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大小姐希望二小姐能嫁给纪做公主。只有毁了你的清白,她才能说服她的主人取代你。”

“我明白了。”摄氏热单位

我心想,这是最毒的女人的心。我能想到如此无耻下流的把戏。太爽了!

“不过,伟大的女士为什么派你来?你通常会接近大小姐吗?她这么信任你?”

那人内疚地说:“没关系……”

“我明白了,不也可以这么简单吗?如果她真的想毁了我的清白,为了不被抓,理所当然会找政府以外的人来做,但是她已经找到你了,她一定很信任你。你们的关系一定不寻常。我说得对吗?”

男人都在冒冷汗。大小姐不傻吗?为什么这么聪明?

楚歌已经失去了耐心。“不说出来,对吧?别说滚。”

没有解药,男人害怕离开,所以他不得不告诉她所有的真相。楚歌听后笑了笑,“好了,现在你可以回去跟大娘子说任务完成得不错了。然后,你好好宠爱她,如果事情做得好,我就给你解药。如果做得不好,你就等着下毒吧。”

“小的懂,小的都听你的!”

那个男人跑了,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大小姐的卧室。这位大太太已经让她的女仆退休了,正在等他。看到脸上满是伤,他惊讶地说:“你怎么了?”

“找不到人,就自己去了。”

“你……”医生因受欢迎而咬牙切齿。她请他找个人来做这件事。他答应得很好,转身自己走了。没有欺骗就没有猫!

“你别生气,我这不是怕节外生枝吗?多一个人知道,多一个危险,你以后就不想被别人勒索了?”

大小姐心里很生气。毕竟,他们是恋人,男人每天都在和她甜言蜜语。她非常信任他,所以她拖着他去做。结果他其实是想要楚歌出点问题,然后利用了。太恶心了!

但是,气就是气,也奇怪楚歌长得这么漂亮,简直就是一只狐狸,更别说是男人了,可是这个女人看到她就情不自禁地产生了爱意。

正因为如此,她更恨她。她只是个傻子,却被楚南视为珍宝。豪宅里所有的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她不能容忍愚人的光芒遮住女儿,毁了她,这样楚梦才可以送到纪那里去!

只有楚梦,配得上姬妃的身份!

“就是这样,对你来说更便宜。”大小姐盯着他。“你现在可以走了。”

那人傻笑着把它套住了。“夫人,别生气。我对那个小女孩没什么感情。我只是玩得开心。我对你是真诚的。”

大娘子脱了脏手,一脸嫌弃,“哼,口是心非,哪个男人不爱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你觉得我妈妈傻吗?今天不关心这件事,不代表我原谅你。让我们结束我们的关系。我会给你一笔钱。你明天就要离开太守府,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离开你?一起去吧!”男人握着她的手,深情地说:“你不懂我的心吗?这么多年,我为你疯狂。今天恐怕要留给别人了,留下点东西自己做。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如果我离开,你将来不会孤独终老吗?”

老太太嘴上很生气,但这些甜言蜜语很好听,心情也好多了。“你这个笨蛋,说话比唱歌好听,但是我们一直这样偷偷摸摸的,怕有一天被发现,不如早点破了他们。”

“我怎么会坏呢?”男人说着,把她抱在怀里。这一次,大小姐没有拒绝,他们很快就进入了正题。关键时刻,门被踢开了,楚国的南方像一头愤怒的狮子。她冲进来,看着两个互相拥抱、衣衫不整的男人。他们血液上涌,头晕目眩。“贱人,你,你,你,你,你……”。

“爸爸,你怎么了?”楚歌关心的是守住楚南,看好戏。

大夫人已经被吓傻了,突然扇了那人一耳光,骂道,“畜生,你怎么能对本夫人做出这种事?先生,你来了是好事,不然我的清白就要被他毁了!”

大娘子扯着衣襟,哭着跑回楚南,看起来受了天大的委屈。楚之南立刻相信了她,冲她吼道:“周,我那么信任你,我没有想你,你却用歪脑子打我老婆。你真大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主人原谅他的生命。这件事,小的受委屈了,小的不得不这样,小的被迫。”男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手指着楚歌。“是大小姐。她给小家伙下药并下毒。她说如果不按她说的做,她会让小家伙溃烂,三天内死去。小的最尊敬他的主人和他的妻子。他不能做这么过分的事。他一时糊涂,所以……”

目前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冷静变态,看起来天真无邪的楚歌。“爸爸,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楚哥,你毒死他了吗?你逼他伤害大小姐了吗?”

“没有,我哪来的毒?爸爸,你为什么不检查一下他的身体有没有毒?”

楚志楠突然说:“没错。来人,请叫医生来!”

楚歌平静地站在一边。总之,她在喂葡萄干。她从哪里得到毒药的?

医生很快来了。为男子把脉后,老老实实回答:“先生,这个人没有中毒。”

那人大吃一惊,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傻瓜骗了。他叫道:“先生,我做这种事真的是被她毒死的。先生,请检查一下。”

“我已经查得很清楚了。你嘴里没有一句真话。况且我家是楚歌,无辜。你怎么知道这些歪门邪道的?你这个狗娘养的,拿着我的工资,在我家胡作非为。来人,把这狗娘养的拉出来,用棍子打死他!”

男人吓坏了,所以他知道什么是恐惧,挣扎着爬向大小姐。“夫人,你不能免于毁灭…”

大娘子吓得躲在楚智楠怀里,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你这个登徒子,别碰我!”

楚之南一脚把他踢开,“滚开,你还敢碰我老婆!来,快把他拖出来!”

进来几个小个子,那人喊道,“你不能这样对我,夫人,你是干什么的?用了就弃了?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救我,我就把我和你的事全告诉你,大家永远都不会好过!”

大太太脸色铁青,说:“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太疯狂了,先生。他是一只疯狗。事实上,他已经缠了我很多次了。恐怕你会生气。我不敢告诉你。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帐房先生如此大胆。我最好快点杀了他。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大夫人渴望自己的死,能够保全自己,这让周天更加愤怒,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夫人,你太绝情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不是夫妻不如夫妻,你竟然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好吧,既然你这么绝情,我无话可说,先生,我要举报,这些年来,我帮大夫人做假账,换了房子。

两只狗咬狗,一只嘴长毛,大娘子装可怜哭。“先生,我已经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但是你不能信任他。他是一只跳过墙不分青红皂白咬人的狗。”

楚南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整天忙于生意,他的妻子负责他家里的所有事务。他很少问问题。没想到,发生了这么不光彩的事情!

“来人,先把这个混蛋拉下来,把他砍了!”

周天像条疯狗,好几个人都抱不动他。他在房子里摔跤了很长时间,最后制服了他,把他带走了。

大娘子还在哭,想表示同情,但楚之南已经对她很失望了,没有把她压制在一起,也是为了两个孩子,但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一掌拍过去,把她打翻在地,无视她的哭声和恳求,指着她骂,“贱人,我瞎了眼的时候,宠着你爱着你这么多年,你做了这么无耻的事,又把我放在哪里?今天,我为了两个孩子,救了你一命。从今以后,你就在这里反省,再也不要离开这个家!”

说完,带着楚歌愤然离开,让大娘子哭着抢地。

大小姐被软禁后,楚梦收敛了,楚歌的生活好了很多,屋里也悄悄传出大小姐突然变聪明的传闻。

几天后,楚歌的婚礼到了。事实上,她不想结婚。她几天前才来到这个世界。她刚熟悉太守府,想嫁给纪。谁知道这个王姬是谁?如果他是一个暴君,一个好色之徒,一个丑陋的老人呢?

天啊,想想看,它坏掉了。

……

而纪,也是张灯结彩,但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所有人都在为而战,这样的好男人怎么会乐意嫁给一个傻子进门呢?

果然,冀北汉一大早就换了一身便衣,拉着马,看起来像是要出远门!

“大哥,你去哪里?但是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为什么不穿新郎的衣服呢?吉祥的时候到了。”纪淡淡地染了一脸惊讶地提醒他。

纪北汉潇洒地跳上马背,交代道:“轻染,我王有要事,让你办理喜事!”

“啊?”纪轻染惊呆了,这种事情,还能找人代劳吗?

“大哥,这件婚事,怎么给你办?也许我会为你和你嫂子见见新娘?”对了,他没敢问,难不成,我还为你洞房了?

“嗯,你可以自己做。”冀北冷言落,手里抽打缰绳,用脚使劲夹住马腹,马就跑了出来。

纪清然崩溃了。“大哥,这不行吗?”

纪北汉只是搭了一下手,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二爷,婚宴的队伍都到齐了。看这新郎的行头……”管家面露无奈,纪轻染叹了口气,抓起衣服看他的下场。“我知道,大哥是真的,不管什么重要,都不如结婚重要!”

纪靠在门上冷笑道。“二哥,你真的伤透了心。显然,大哥不想嫁给那个傻子。你为什么要干涉?”?如果是我,我不会去。"

“如果他不想结婚,直接背门就是,为什么又要请我去?嘿,大哥的心,海底针,可怜的我!”纪边走边染新郎。这是他第一次和人结婚。真的很尴尬。

但他对大哥很听话,所以不敢违抗大哥。他一挥手,就带着婚礼队伍出发了。

浩浩荡荡的队伍打开了楚泰富的大门,唢呐终于停了下来。楚大师穿着锦衣出来迎接,整个人喜气洋洋。见纪轻染,大惊曰:“二爷为何穿衣裳来?”

纪清然答道:“大哥有要事,便命我来迎接。楚大人不要见怪!”

楚国南方能正常吗?这种事情也让人为自己做,这确实说不通,但是对方是王姬,他得罪不起。再说他女儿智商低,结婚就好,这也奇怪?

此刻,我堆起了笑容。“我不敢。二爷来接,这也给了楚大面子。请进来。”

纪淡淡一笑,大摇大摆的进来,在厅中一排排等候。媒人进去把新娘带出来,然后由楚南交给新郎!

纪轻染,饮了一杯茶,红娘扶新娘出来。她看起来很好,但一想到自己是个愚蠢的新娘,她就有些失望。

楚智楠接过新娘,把她领到纪清然面前,郑重地把红绳递给他,说:“楚把家里的珍珠给了王姬,要王姬善待他的小女儿。她天真无邪,没有经验,善良,不应该受委屈!”

纪染忙点头答道:“请大哥放心,不会冤枉公主的!”

楚歌一听,就来见姐夫了?在古代,这真的很奇怪。结婚这么大的事,姐夫还能找到工作。真是大开眼界!

有一块红布罩着,谁也看不到她此时震惊的表情。

"听了的话,楚放心了."楚南欣喜又欣喜,最终顺利迎娶了女儿。在未来,王姬是他楚家的大靠山!

纪轻染红绳,一脸茫然问道:“下一步怎么办?”

当所有人都无言以对的时候,媒人赶紧回答:“再见了,你的父母!”

轻染突然道,“我还没结婚,自然不懂这些,就当是提前预习了,哈哈.....”

一阵大笑,楚之南有点不好意思,心想,幸好我女儿傻,不然就难过多了。

难得的是,楚南让人挑出楚歌的母亲,两人并排坐在上面,接受新人跪拜!

媒人大叫:“上前跪下。”

计然带着新娘走向他。楚歌看不清路,撞到了背。他头上沉重的凤冠又倾斜了,红色的头巾掉了下来。她后退了几步,抬起脸,淡淡地看着计然。多帅的男孩啊!他真的又白又帅,充满了英气!

纪染也看到了她,瞬间惊呆了。这个女人应该只在天上。世界上哪里能找到她?

漂亮的人,水汪汪又单纯的大眼睛,宛如一个王青潭,令人陶醉。他一时不知如何反应。他直直地看着她,愣住了。

楚歌郁闷道,“我不是故意撞你的,看不到路……”

纪淡淡地染了一下心,低头帮她拿起红色的盖头,又帮她戴上。然而,她的情绪不再平静,她不知何故感到紧张和失落。

红色头巾掉在地上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楚之南和媒人一时尴尬,但要怪楚哥也不容易。“好了,快来拜!”

匆匆走过这枚戒指后,媒人不敢再大意,一路抱着新娘,把她送上了轿子!

跳上马,告别楚国南方,把新娘带回了冀王宓!

他一路都无法平静下来,满脑子都是她的脸,脸上的小表情可爱得一点都不像傻子!

我想当我到达王宓时,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但是季承的尘土一直留在门口,不让新娘进去。她的理由是,傻瓜永远不被允许成为公主,她永远不会踏进王宓的大门!

纪轻染很无奈,“三妹,你在干什么?不要耽误吉时,让开!”

“不让,大哥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二哥,你多事,反正我不会同意,有本事,你过去踩我!我们不要小看纪。嫁给这样的傻子,让大家笑!哼。”

虽然楚歌在轿子里,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外面婚礼队伍的音乐也已经全部停止。大家都在猜测这段婚姻不可能了,可能新娘又要被送回去了。

纪的轻染也很无奈。三姐的固执是臭名昭著的。如果这是打架,还是会让人看笑话,她左右为难。

突然,楚歌拉开车帘,自己走了出来,引起舆论哗然。

纪看了看那红裙,冷笑道:“嘿,呆子,你若打得过我,我就放你进去。怎么样?”

楚歌掀开红色的盖头,惊艳的脸暴露在所有人面前,所有送婚宴的人都惊呆了。多么绝世美人!

就算他是傻子,有了这个样子,结婚的人也是有福的。

纪望着她,心中大为惊异。早就听说楚小姐的家很蠢,但是她的样子还算不错,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美。真可惜。要不是傻子,她就是纪公主,也配得上大哥。真遗憾!

楚歌笑了笑,平静地说:“你刚才说的话可以算数吗?如果我赢了你,让我进去?”

“当然啦!”季承尘充满了自信。京都很少有人能打败她。她不敢相信。傻子还能打她!

果然是傻子,还敢打架,她就怕自己不会打架!

楚歌继续微笑,“如果我赢了,我也会提个条件。你能答应吗?”

纪的心中,这个蠢货,就算他不知道我的本事,还敢开狮子的嘴。今天,他要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自己很小,让她知道如何退缩!

“好吧,反正你打不过我,君主会答应你任何你想要的!”

就是这句话,如楚歌大声道,“如果我赢了,你把我抬进去!怎么样?”

原本只是看热闹的人,瞬间兴奋起来,天啊,这傻子真的疯了吗?她让纪的国君载她进去?谁不知道纪的暴脾气?是京都出了名的傲慢。谁要是开罪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这个傻子提出这个要求,就算他赢了,他也活不下去。

纪陈诚笑道:“好吧,那你就展示一下你的本事,让我们的君主看看你有没有分量!”

话说,对她主动出击,纪轻染焦急万分,生怕的拂尘伤了楚歌,但谁知,楚歌却完美地避开了,而她的快速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傻子练的?

“有点本事,越来越有意思了!”纪只是看不起她,现在她是认真的。楚歌知道她打不过她。她刚刚从自己身边逝去,感受到了强大的内力。幸运的是,她逃脱了。如果她没有逃跑,我不知道会有多痛苦!

尼玛,古代人真牛逼。我们挂了吧!

虽然她空有风格,但离内力支撑还很远!面对真正的内力大师,她是很吃亏的!

幸运的是,辣椒粉藏在她的袖子里,最初是用来防止王姬的。由于王姬夫人又丑又恶心,她就用这个对付他,然后逃跑了。没想到,还没等她进屋就派上了用场!

未完待续,后面更加精彩。书名:萌妃驾到文章来源于网络。侵删。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posted @ 21-10-30 11:2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91国产精品 mp4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