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log

有多少燕子李三,就有多少普通百姓对江湖英雄的想象

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知道《燕子李三》的,不过我的话大概是小时候的电视剧《燕子李三》。男人没有很高的价值观,除了电视标题和主题曲,他们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到现在,翻看故事梗概,发现编剧只是以“李三”为名重新解读了几个后生故事,13年后再次翻拍,改名为“新燕子李三”。还有一部由袁彪、朱茵主演的香港知名电影《燕子李三》,以功夫为题材,主要剧情是营救生活在尘埃中的女友。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影片中有一个日本人叫多原。能找到的是谢天在20世纪80年代执导的电影。这一次,主角是燕子李三,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劫富济贫的小偷,并“通过自己的爱情经历和悲惨结局,揭露了旧中国的黑暗和腐败。”(1984年11月10日《解放日报》)早前,1971年台湾省有一部功夫片。最神奇的是,去年《北京日报》还刊登了燕姿李三纪念馆落成的消息,准备以燕姿李三的传奇故事为蓝本,打造集旅游、娱乐、武术文化交流、影视基地为一体的旅游区。

在日复一日的传说和改编中,燕子李三的真实面目逐渐消失,“劫富济贫”“侠盗猎车手”成为故事浪漫的关键词,以至于后来燕子李三成为侠盗猎车手的代名词,甚至“燕子李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中国各地,成为无法深入研究的江湖文化符号。在张北海的小说《夏音》中,主人公李天然以燕子李三的名义行走在北平的老城区。众所周知,所谓的“侠盗猎车手”,沉迷于吃喝嫖赌,不仅没有参加革命,也没有与日本人作战。除了所谓的“气功”和“缩骨术”,他的独门绝技无从追溯,被列入“晚清十大高手”之列。的确,他没有任何值得一写的“英雄事迹”。然而就这样,他跨越了一百年,活在一部又一部影视剧的改编中,活在江湖世界文学传奇的想象中,活在老北京记录的奇闻轶事中。

这不会是一本自称最接近真相的人的传记。毕竟收入不是一手材料,而是拼贴、筛选、可信的新闻报道。这不是对江湖和英雄祛魅的历史书写,而是在可能找到的叙事中还原几代人的记忆。不过,看完这些文字记录,或许就能发现燕姿李三为什么会被塑造成这样一辆“侠盗猎车手”了。

(燕子李三连环画)(燕子李三漫画)

[最著名的燕子李三]

最著名的燕子李三,或者说最正宗的燕子,应该出生于1895年,在中国北方的李景华很有名。李景华出生于河北涿州,随叔叔去了沧州。沧州是个勇士,李景华在这里打零工的时候学了点武术。之后,他以偷窃为生,自称燕子李三,以此标榜自己轻如燕子。相传,每次作案时,现场都会留下一只叼着一叠文件的燕子,这被视为一种行为艺术。

沧州虽尚武,曾被誉为“晚清十大名师”的吴,但仍是两回事。有资料记载,李景华隐姓埋名去少林寺学艺,苦练数年,功夫大有长进。之后,他沿着平汉铁路来到平金地区,曾在北平右安门外的海关隔间居住,并大胆实施了大量犯罪。不久之后,他有了“燕子李三”的称号。(安徽商报,2012年2月8日,据中国档案)来源不明,李景华曾前往武当山向道士学习气功数年。不知道少林武当什么时候成了武侠爱好者心中的哈佛耶鲁。周杰伦双节棍唱得好:“想去河南嵩山,学少林武当”。但是方文生先生,武当要上武当山派。

那不是重点。让我们回到李景华。无论我们的燕子李三在哪里学到了“蝎子爬”和“燕子三过水”的独特秘诀,要想成为江湖传奇,就得有个标签。据说每次李景华都会效仿小说中的江阳贼,留下一只白纸叠的燕子,或者留下一张“燕子李三”的纸条,这是一种自我营销。另外,你得有大事才能大声叫。以大事为“结果”,有人会用“过程”的细节来点缀你,有人会用独特的技巧来给你命名。例如,内部人士宋涤说,燕子李三会穿五六双布袜子来减少噪音。爬过高墙不是“旱田里的葱”,而是要从踏板墙借力,用手刮屋檐。(据中国档案,安徽商报,2012年2月8日)

李景华的第一件事发生在民国十四年(1925年),他偷了洛阳守备司令部司令白建武的家。相传是他偷了白建武随身带的手枪,挂在白宫后花园,留下名字公开挑衅。后来开始在平津活动,与潘福总理、梁鸿志秘书长等打过交道。),这自然是严重的。

(北青网刊登过的老报纸)(北青出版的旧报纸。com)。

常年偷窃,不乏被抓。但是盗窃不如杀人放火,所以不能算作重罪。通常,他必须在几天后被释放,当他被关在里面时,李景华可以尝试越狱。狱警忍不住害怕越狱会影响到自己。他没有达成协议,而是被允许晚上出去做偷窃生意。也很守信用,官渡的时候他准时回来蹲在了bin监狱,而且警匪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我看这一段的时候总觉得太神话了,而且这样的约定更像是交易,甚至有可能是李贿赂了狱警)。

大概是警匪之间的默契让李景华更加肆无忌惮。一天晚上,他可能偷得太顺利了,所以他去太仆寺街的一个澡堂顶上吸白面。巧合的是,隔壁的侦探单位正在秘密开会讨论如何对付他(在澡堂开会噗),所以他偷听了房间。可能是太舒服了,或者警察没商量为什么,听着听着居然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在晚上的会议上被警察误认为是同事利用了这一点。我一问,发现是要处理的对象,赶紧去抓他。

这么容易,一定是李景华进入监狱是正常的。在牢房里,他的功夫没有慢下来。据他的狱友说,每天的功课有两种:“一种是用三根手指拿起一副手铐、脚镣和铁链,打在身上,听不到一点声音;另一种是半夜打坐,透过窗户看星光,训练他那双夜行的眼睛。”

1934年,燕子李三最后一次被捕,并因“偷窃和强奸”被判处12年监禁,称他在偷窃期间对感知的警卫使用了暴力。《北京青年报》核实了《北京日报》1935年至1936年的报道,发现李景华没有承认强奸罪,曾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不管有没有“强奸”,这个罪肯定是当年法院判决的,不然两天后放了警察就麻烦了。

这次他在监狱里不太舒服。为了防止他再次逃跑,法庭装上了一个原始野蛮的刑具,名为“木狗子”(我试着查看图片,但没有成功,才知道这是“安装在犯人两腿之间的刑具,使腿不能自由缩回和脱离”)。据说他的腿筋也断了。有一年(民国二十四年左右,也就是1935年)的寒冬,双脚伤口被冻住,病与气交叉,不治身亡。(据《新民晚报》1946年12月10日)

然而,我在1936年3月6日的《北京日报》上发现了另一个死因,是《北京青年报》发现的:“李国华在看守所辱骂燕子,现在李已被犯人带走并起诉”。然而,无论他是因病去世还是被虐待致死,尸体都无人认领。作为一个普通人,他的死亡状态听起来很凄凉,更不用说他在世时轰轰烈烈的身手了,此刻的风光也没什么不同。

(北青网刊登过的老报纸)(北青出版的旧报纸。com)

直到这些内容,很少有人谈及“劫富济贫”,但却看到他嗜赌如命。想来这个传说,和他的盗窃案被揭露都是高门大户有一定关系的。但“艺术大师”胆大包天,外出打工的性价比自然更值得偷。当时社会混乱,军商勾结,有些钱不一定干净,被偷的人自然拍手称快。当然也有他施舍穷人的话,但他也刻意强调,每次得到的财富,他只给穷人一点点,剩下的就是吃、喝、赌。李去世三年后,《燕子》在东北出版,畅销全国。大约在这个时候,他的侠盗猎车手的形象一点点树立起来。

(北青网刊登过的老报纸,当年各种引题副题做得超有意思)(北青出版的旧报纸。com让各种副主题变得非常有趣。).

[最狡猾的燕子李三]

在谈论了最著名的李景华之后,让我们来看看山东济南的李绳武。李绳武没有李景华出名,他也从来没有帮助过穷人,但是这个人同样擅长气功。传闻他曾拜道长练过气功,前跳1.5尺(约5米),后跳1.2尺(约4米)。他16岁开始职业生涯,一战成名靠的是窃取民国省总统韩复榘的官职,用飞行技能逃脱追击。

逮捕他并不容易。从民国时期到日伪政府,再到解放初期,属于各种政治权力的警察也没少逮捕他。日伪时期,李绳武在一家烟店里抽大烟,被伪警察发现。逮捕他时,李绳武先是“叭”的两声枪响吓到了假警察。惊慌之下,他趁香烟店里烟雾缭绕的时候逃跑了。过了一会儿,日本人包围了大观园,搜查了一番。结果,李绳武回来看外面的热闹,这显示了他的傲慢。就算被擒获,据说绑住身体的绳索可以通过道家内功“减骨术”拆除,越狱需要分钟。

1948年济南解放后,逮捕李绳武成为济南市公安局的头等大事,他的眼睛很快就亮了。然而,第一次被捕后,他挣脱绳索,在护送路上骑着行人的头逃跑了。李绳武逃跑后不久,他就回去工作了。同年12月16日凌晨,济南纬四路清风金店被劫,店长吴被歹徒杀害。警方调查现场后推测,歹徒是从二楼窗户进入,逼迫其交出金库钥匙,经理因未能交出而被枪杀。抢劫完财物后,歹徒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店里边吃边喝着茶,直到天亮才离开。临行前,他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刘基的作品是光明正大的”。

乍一看,警察可以公开挑战。然后就开始调查所谓的“刘基”,一查确实有这个人,解放前也是小偷,再查不对,这个人已经被抓蹲监狱了,难不成白天蹲大禹晚上还要睡觉?结果刘基一听就坚持——这绝壁是李绳武陷害我的!经警方调查,刘吉没有犯罪的可能。(据2011年9月2日齐鲁晚报)

不管是不是框架,找到他就知道了。此外,李绳武一直在通缉名单上,所以警方从未停止追捕他。今年冬天,李绳武犯下了同样多的罪行。他抢劫了老凤祥金店,用子弹穿透了梨园金店老板纪伯婷的头骨。老人不是邪恶的资本家,而是慈善家,他创办了私立的纪氏宏道小学,让贫困的孩子免费上学。如果老“燕子”还碰着“侠”字,那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不眨眼的反派。(据2015年6月7日齐鲁晚报)

次年5月,逃到江苏徐州的李绳武,携带两起抢劫金店的案件。作案手法和山东一模一样。屋顶打破窗户,进入房间,一大块胶带贴在玻璃上,向内推,防止噪音。把店长绑起来后,打开店门,抢了财物就走。可能太嚣张了,关键时刻得看群众。一个男人拿着枪呆在徐州解放后改造的浪漫游乐场里,“没有更多的人了,这里所有的房间我都有”//h/]并关上大门,禁止人们外出。女孩看到不对劲,就偷偷去公安局报案。

参与抓捕的老警官回忆说,当时整个连队都动员起来参与抓捕(解放初期军警不分?便衣警察负责堵门窗,消防队员潜伏在邻屋楼顶,三名老侦查员手持短枪进入屋内实施抓捕。

李绳武不是素食者。侦查员进入房间后,从窗户跳出,轻功飞向邻屋,被那里的消防员用绳子活活抓住。所以战士单挑就可以了,人要强行突破就不要停。

他回来被审问是很自然的。为了防止他逃跑,警察给李绳武戴上了手铐。货也很尴尬,他们主动说这种刑具对我没用。他们一边说,一边演示脚背绷直,与小腿成一直线,脚镣立刻脱落。示威结束后,他表示不会逃跑,并供认盗窃,但自称“侠盗猎车手”和“劫富济贫”,并拒绝受理此案。

审判没有进展,济南要求发回特别审判(徐州当时应该归山东管辖)。为了防止李绳武使用他的魔法技能在路上逃跑,他使用了锯齿状的外国枷锁和一个老虎和狮子的铁笼子。有传言说,李绳武看到笼子说:“我知道这个笼子,是给老燕子李三的。”。他自称是侠盗猎车手,并标榜自己和老燕子李三使用同一个笼子。这个李绳武也住在有绳子的COS里。

也许我们人民政府的警卫没有被贿赂,或者也许李绳武太自信了,没有抓住他被谋杀的证据,以为几天后他就会被释放。毕竟民国政府三年前判他死刑,逃之夭夭。但这次没那么幸运,李绳武很快就去世了。李绳武在10月27日被处决时28岁。

(当年报纸还将李圣武写作李胜五)(报纸还把李绳武写成了李绳武)

[最迷幻的燕子李三]

在众多版本的《燕子李三》中,也有比李景华更古老的沧州市献县李三。他的名字叫李云龙。两年前,一个叫李二辉的人出来说他是第七代传人。2015年《沧州日报》报道,献县《四十八村地方教科书》等地方志(教科书=地方志exm?)有提到“镇里吞李”。还有一首关于四十八村的歌谣,正面提到“燕子李”。民歌说:“陈家庄的北面靠近河口,家庄的人卖香油...十字街园长楼石家疃编织床垫面...镇上有个‘燕子里’(东镇上村),观音庄建了两座高楼。”据报道,燕子李是,但从民歌中没有看到燕子李是一个告密者。但迷幻的是,所谓传人李二辉所写的“专著”名为《盗人·燕子·李三》和《轻功秘籍》,李二辉于2014年12月申报的《燕子·李三轻功》也已正式列入沧州市第五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原来,燕子李三的传说不仅满足了我们普通人对江湖英雄的想象,也满足了很多人对祖先不同的关怀。

 


posted @ 21-10-30 10:0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91国产精品 mp4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