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log

有好看的小说吗推荐一下-

[完了,铺开鲜花]

她是出了名的嫉妒。

当她得知丈夫带着姨太太回家时,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姨太太的头发剪得干干净净。

这位娇弱的美人死了,变成了修女。

一个

第一次见到肖先生的时候,于福刚刚被婆家的离婚纸送回村里。原因无非是嫉妒和犯了七个错误。

她是县镇的头头莱文的妻子,也是县镇上有名的爱吃醋的女人。她带着姨太太在莱文回家后,半夜带着小妹妹,直接在莱文面前割下姨太太的青丝。她还留下了一句话:“以后再有女生敢进高福,先给我剪掉长发!”

看到精致的美女变成尼姑,莱文愤怒地吼道:“赵玉福!我要把你带走!把你脱了!”

于福就这样离婚了,她也不在乎。她对莱文没有任何感情,所以她阻止他接受小妾,也就是她觉得夫妻不是由小妾维持的,她不认为吃醋或者有离婚证很重要。

她提着行李站在村口,心里还是有点胆怯。当她被丈夫离婚时,她会被村民嘲笑。父母早逝,给她留下了一间茅草屋,只有跟着叔叔阿姨,她才能长大结婚。

她的那双绣花鞋在村里的大槐树下踱来踱去,弄得一身泥。她皱起眉头,看见一个男人沿着青石板路走来。她也想过该说些什么来打发村民的询问。

5月初,槐花开得正好,一簇簇白花开了。小玉用花拂着男人的眼睛,他的身影是个年轻人。玉在脑子里刷刷想知道会是哪个男人,但她看到那个年轻人的脚步渐渐移到了她所在的地方。

玉拂没能及时逃脱,年轻人举起花枝,让她看清楚他的样子。玉拂平生第一次感到脸红和害羞,这是莱文在洞房里掀开盖头时,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很清澈,眼睛里似乎含着星星,充满了书生气。他的头发用发夹扎起来,声音像泉水一样清澈:“姑娘...不是,夫人想找人?”看前面的女人看起来娇俏,还以为是没结婚的姑娘,但看这卷成发髻的发型,当知道是个有妇之夫。

小玉脸红了,听了“夫人”这个名字,真是刺耳。她不耐烦了,马上纠正自己:“这是谁的夫人?我现在没有老公!”她补充说,“我是赵书在村里的侄女。”

小清笑着说:“不好意思刚来梨花村两个月,不认识女孩子。”

余向他瞥了一眼,笑得像夏日的微风。她呆了一段时间,真的很漂亮。她仰起脸问:“公子叫什么名字?”

“下一个叫萧,名字叫邵安。”年轻人说,“现在我在梨花村教书。大家都叫我肖先生,女生都这么叫我。"

玉拂清秀的脸上满是算计,这让萧少安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又问:“我儿子今年多大了?”

”萧少安悄悄退了两步...二十有四。”

余姣大声笑着,朵朵槐花争不出她的美貌:“肖先生比我小一岁,正好。”

她没有叫“肖先生”,而是叫“肖先生”,好像是故意的。

玉拂上前两步:“肖先生能成家吗?”

“还没有。”

“能有情人或心上人吗?”

"...没有。”

余拂去脸颊上的酒窝,醉得说:“小君,我看上你了。”

在槐花的清香中,小邵安的脸色没有看出任何变化,仿佛没有听到于府的告白,但语气中带着疏离的说道:“赵老师,小有事情,请你现在就离开。”

2

小玉刷刷地回到叔叔阿姨家,挨了一顿骂。她差点被姨妈拖进城里,恳求莱文收回她的离婚证。余父站在她家门口,不理会一群在外面看热闹的村民,生气地说:“你找他干什么?赵玉福被他离婚我就活不下去了?”

赵姨娘气得想拧她,就把她藏了起来。

赵姨夫脸一红,把木盆里的水全扔了出去,说:“我们嫁给赵家的姑娘,就是扔出去的水,我们一直没追回来!滚出去!我们赵家可不会收你这个不光彩的贱人!”

于弹了弹,噘了噘嘴,以为叔叔阿姨会大发雷霆,没想到会这么无情。她扛起担子说:“滚!”

村民们见闹完了,就散了,谁也不关心玉刷到哪里去了。

她还能去哪里?当然,她去了父母留下的茅草屋。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住在那里。

她已经几十年没住茅草屋了,但里面还有一些被褥。一开始是一张石床,余父想的无非是睡不好觉,感觉不舒服。

她推开木门,但她看到院子里并没有完全荒芜,也没有杂草。绳子上还有一件用来晾衣服的白色上衣。看那款式,应该是男士的。

玉拂猜想,一定是她这几年嫁给了高福,哪个懒男人在异乡没盖房子蹭她的茅草屋。既然她回来了,就没那么大方了。

小玉擦擦脸,推开门。不出所料,有人住在这里。石床铺有被褥。小房间里有一套桌椅,桌子上有一套茶具。

只有那个人不在那里。

玉拂见天色渐暗,放下包袱。她点燃了灯,然后卷起石床上的被褥。她大步走出来,打算直接扔在院子里。如果那个懒汉回来了,他就带着被褥离开了。

她一走出门就愣住了。

眼前这个身材修长的美男子不就是她白天在村里爱上的小绅士吗?

沙湾看起来很惊讶,一手拿着一些书。当他刚从城里买了几本书回来时,他看到一个女人卷起他睡觉的被褥,一脸傲慢...

“呃...小绅士?”玉尴尬地拂了一下,拿走了抵抗被褥的动作。她小时候干农活,抗拒一大堆收割的稻谷,就是这样。这样更省力。然而,女孩家人的这一举动确实很不雅观,而且偏偏小然先生就入了其中。

小安轻声问:“赵老师怎么在我家?”

“你家?”玉拂有些想笑。原来肖先生就是她想的那个懒人。

俞福马上挂了电话,笑着说:“小先生,我刚看到你床上的灰尘。我想把它挂在院子里,给你掸掸灰尘。”

小安:“...”

“啊,如果肖先生不愿意,我就不刷了。我帮你放回去。哈哈哈。”小玉没有任何温度的拂过萧少安的脸,立刻拿着被褥回到房间,铺床,想着今晚该做什么。

房间里的灯油快用完了,光线变暗了。小玉给自己刷了一杯茶,润了润干渴的喉咙。小绅士真的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进屋时眼神里的冷淡也没有退去,所以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俞福接着说:“小先生,这里有两个房间。你睡在一个房间,我睡在另一个房间,这难道不合适吗?为什么认真?你不能做任何粗活,再盖一栋房子。再说了,做个男人,有个人在身边给你洗衣做饭不是挺好的吗?”

邵安还是拒绝了。“赵小姐,我明天就走。请回赵大爷家住一晚。”

再回去,玉拂又叹了口气。

她站起来,慢慢地想。如果这个年轻人如此挑剔,他今晚就可以离开。为什么一定要让她回赵书家住一晚?这茅草屋里恐怕有东西,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收拾。

她背对着萧少安,眼睛看着房间,好奇心浮动。一个学者会隐藏什么?她不再是闺房里的女孩。她嫁给高福后,也知道莱文偶尔会被关在书房里看一些“轻书”。哦,原来是《轻书》,肖先生也是。

“小君,我今天告诉你,我暗恋你,想做你的妻子。虽然你很穷,只能在村里当老师,但我不介意。既然只是时间问题,我不在乎,你也不必……”玉拂想着干脆指指点点,转身愣住了,浑身是汗。

邵安面无表情,抓着一把又细又尖的剑,指着她的喉咙。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他和白天温润如玉的书生完全不一样。

玉拂此时真想给自己两巴掌,她惹了个什么人?

我听见萧少安冷冷地对她说:“姑娘,你还是如实招吧。你是谁?否则,我的剑不会仁慈。”

最近村里又有了新的小道消息,说了之后全村人都知道了。据说赵的女孩被莱文离婚时并不感到羞耻。回到村里,她立马勾引村里的老师,不结婚就同居了。她也是一对令人羡慕的鸳鸯。

玉拂听了这样的话,没有辩解,而是用力地飘动着手中的衣服。

“玉福,你再这么用力,衣服就要撕破了。”沿河的欢姨提醒了她。

玉默默拂过,叹了口气,干净利落地拧开所有的衣服,拿起脸盆,沿着青石板走到村尾的茅草屋。

她现在是,但她比窦娥更委屈,因为萧少安觉得她是仇人送来的精品。

至于敌人是谁,于福并不知道。

那天晚上,萧少安用剑指着她很久。于父说“不知道”,即“小君,喜欢你有错吗?”最后,小邵安皱着眉头说:“赵小姐,既然你想和我住在一起,你可以和我住在一起,但是如果我发现那个女孩在和谁交流,那就不要怪我无礼。”

小玉摸摸她的脖子,忍住喜悦,假装委屈。

她可以和她最喜欢的小绅士住在一起。反正她不是一个一丝不苟的工人。她会把消息传递给谁?她只需要专注于肖先生所学的东西。

但让她担心的是这样一件事,小邵安真的是一个不为女人所动的绅士。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她一直嘘寒问暖,端茶倒水。他不看她,冷着脸只说:“赵老师,我自己来。”

她回到家,挂好衣服,开始生火做饭。教学学校离村子很远,要花一炷香的时间。不仅梨花村的孩子,隔壁桃花村的孩子都去学校上课。这个村子里很少有这样的绅士。大家都愿意送孩子读书学习,但不是为了考科举。为城里的老爷太太干活,懂得一些字总是有好处的。

余父决定主动送晚饭给肖先生。

中午孩子不在,上午和下午的孩子年龄不一样。上午下课的回家了,下午上课的还没到。小邵安趁着这个空去附近的面馆吃饭。

在萧少安离开学校之前,玉福笑着走进学校,打开手里的木盒,对萧少安说:“你为什么站着?来吃吧。”

邵安狐疑地扫了两个好菜一眼,冷冷地说:“赵老师,我不需要你给我带吃的。”

小玉拂过她的手来支撑她的脸颊,笑着说:“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我不会毒死你的。你不信,我给你吃。”说完,她用筷子夹起一块芹菜,然后递给萧少安。“杨先生,请——”

故意的,她只是故意拿了一双筷子。她知道萧少安会怀疑,所以试了一下。但是萧少安不会丢了筷子的脸吧?

小邵安坐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筷子,礼貌地向她道谢:“谢谢赵老师。”

他慢慢地优雅地吃着,于父在一边盯着他,看着他是多么的美丽和幸福。

他一个人吃饭,玉福手里拿着头盯着他,然后注意到他的耳朵慢慢被染成红色,就像晚霞的光芒。

利特尔先生...这是害羞。

是的,终于有进展了。她真的觉得他是个没心没肺,反应迟钝的石头人。

赵玉福一直很想知道萧少安的剑术到底有多好,但就是没有把自己练武的本事表现出来。

除了剑术之外,她也很好奇小邵安过去的来历,但每次她旁敲侧击,想知道的时候,小邵安警惕而多疑的眼神让她沉默了。

邵安没有说他什么,但余福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小邵安,比如他去村里收地租的时候被莱文吸引,就派了媒人来谈。当时的县主不是莱文,而是莱文的父亲高高在上,一个农妇能嫁给县主的儿子,是一件大事。

余福炒菜的时候,肖少安正在给她生火。她认为这位学者不会为这个炉子生产木柴。但有一天,萧少安回来看于府,正忙着煎锅里的菜,添柴火,就默默地挽起上衣,坐在小木凳上,添柴火。她也很熟练。

鱼凫盖上锅盖,鸡块需要炖一会儿。她继续说,“我的叔叔和婶婶自然觉得这段婚姻很棒,所以他们以后不用付房租,所以他们把我许配给莱文做妻子,但我不喜欢他,有时我特别不喜欢他。”

当她想到婚姻中的小事时,她迷人的笑脸充满了愤怒。她拿起锅盖。她用力地翻炒着锅里的辣子鸡,说:“我讨厌他。我每天晚上睡觉前从来不洗脚!回去的人推他去洗...晚饭也是,一个县城老板吃得吧唧嘴,每次吃饭都想把汤倒在他头上……”

玉拂说完,眼角的余光一瞥,竟然看到萧少安面无表情的脸上布满了滑稽的意味,他看到了玉拂的眼睛,又看了看灶膛里燃烧的木头,仿佛充满了红光,炽热而温柔。

那一刻,她只觉得柴米油盐的生活是那么亲切温暖,让人心里感到幸福。她一直想和萧少安住在一起,抓紧时间是值得的。

小安看到俞福时,又盯着自己看。鸡皮烧焦的味道是从锅里发出来的。他提醒她:“锅里的鸡要烧焦了。”

玉拂连忙拿起锅铲翻炒了几下,然后放在盘子里端上桌。邵安掐灭柴火,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洗了手准备吃饭。

然而,这平静安详的一天并没有持续到冬天。

立冬的这一天,于福刚把被子铺在小邵安的床上,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打开门,然后她看到莱文双手插在袖子里,脸上带着熟悉的假笑,但语气极其傲慢:“我已经半年没见她了,但你过着悲惨的生活。昨天听说你在城里卖了好多鸡,够做一床薄被子了。”

“我一直是一个不记过去的有同情心的好男人,我在考虑有一对好夫妻。既然你现在只能做一个穷书生的霸道女人,不如回我的高屋去吧。郑灿夫人不会再让你这么做了。给你妾的称号,你也不会感激。我对你的主人来说是罕见的。”

余拂过她的手,抱着她的胸膛,看莱文趾高气扬的态度。她笑着大声说:“你和我已经用一张离婚纸打破了我们的命运。既然我们都好了,互不打扰,我也没闲情再做你的姨太太了。”

当莱文的眼睛眯起来时,这是不悦的表现。他只看到他的眼睛在向旁边的年轻人招手,那两个年轻人拿出麻绳,把他们绑在玉福身上。莱文用一种奇怪的方式说,“我是来看你回办公室的,所以我没打算和你讨论。”

莱文对外界说,他受不了玉拂作为一个专横的女人对这位可怜的书生指手画脚,而是暗中命令别人禁止提及玉拂和书生同居的事。

俞福也是因为莱文在她梳妆打扮的时候突然掐住她的后颈,撞到了红木桌子上,听他咬牙切齿地说:“赵俞福,你是我不要的女人。即使我不要你,你也会放荡不羁。”?!"

小玉的额头被打疼了,我明白了莱文是怎么突然来到梨花村找自己的。原来是那张浅薄的脸和无理的欺负。

玉福挣扎着坐起来,转过头,眼睛红红的,充满了仇恨。“高个子知道吗?邵安什么都比你强,尤其是敦伦的事。你不比四分之一差。"

莱文一听,气得哈哈大笑:“好!很好!很好!赵玉福,别厚脸皮!那萧少安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当他的大袖子被扔掉时,他匆匆离开了。

虽然玉福平日里总是活泼开朗,表面上坚强无畏,但实际上内心软弱,胆子很小。她被关了几十天,每天晚上都在被子下哭,眼睛又红又肿,冷敷也没用。

她没有收到任何年轻人的来信。她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她不禁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没有人告诉她。

直到这一天,莱文的眉头亮了起来,他自豪地说,“萧少安真是个软骨头。我派人去抓他,他已经收拾行李走了。家里什么都没有/...我在附近的县城有人找他,但我没见过他。真的是懦夫。你也不必把他放在心上,前几天我错了,对你动粗了……”

莱文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鸡蛋,把它剥开。她弯下腰,想用玉笔揉揉哭泣的眼睛,却被玉笔推开了。她冷冷地说:“你在骗我吗?你杀了他吗?”

莱文似乎没有在言语上撒谎。他只说:“如果我能找到他,我一定要杀了他——不要再忘恩负义了。如果我真的不喜欢你,还想着你的善良,你现在就应该沉浸在猪笼里。”

他把手里的鸡蛋扔到一边说:“你被关了很久,心里有怨气。没关系。我请了一个剧团,明天陪你去看戏,解解乏。”

玉拂到一边,听着窗外的风,眼睛里有一些空的洞。

晚上,开始下雪了,雪落了一屋子和地上。俞福坐在窗边,一动不动,所有的丫鬟都被她赶了出去。她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完成整个地方。

本来担心他被抓会有生命危险。我还以为小邵安会击剑,杀了莱文。就像剧本里的武将对美女很生气,所以他们把她带了回来...但她万万没想到,小邵安和她没有交情,也没有消息,就这么消失了,离开了。

小玉叹了口气,轻声喃喃道:“我只是一个可怜的人……”

突然窗外传来敲门声,只有一个清晰熟悉的声音在低声说:“玉福,小某来接你。”

小玉的眼泪落在脸上,面对风雪,很痛苦。但此时此刻,她并不在乎疼痛。她只是把头靠在萧少安的肩膀上,搂着他的脖子。

她低声问:“我是不是有点重?”本来她说走路出门就可以了,也不是焦小姐走不了,但是肖少安说外面雪道泥泞,鞋袜湿了是小事,但是女人身体凉了,就蹲下来说背着她出去。

小安的脸被遮住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闷:“不,很轻。”

小玉心里觉得暖暖的,但眼泪又掉了下来,落在了小邵安的脖子上。他摇着身子,低声安慰她:“别哭了,小来了。”

他脚步稳健,似乎对高福的路线很熟悉。他正沿着厨房的小路走。因为夜深了,还下着雪,小仆人们又懒又躲在屋里,所以一路畅通。

当我到达厨房门口时,还有另一个助手帮忙开门。一辆马车停在门外的小巷里。小邵安抱着俞福,坐在马车里。他那双美丽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玉福婆娑的泪花,低声说:“玉福,我不能提前和你商量。小某不得不擅自掌管一切。现在小某只问你,你愿意和我私奔吗?

如果你不想去,你可以解释你想去哪里,肖会把你安排在一个好地方..."

玉拂一听,急切地说,“我愿意!小先生,我愿意!”

小安听到这话,耳朵有点红。他动了动眼睛,低声说道:“你坐得很轻松。我们需要连夜离开。萧的马会有点颠簸……”

玉吹向黑暗,她察觉到马车在快速移动,于是她无声地笑了。

以前她是一个要结婚的女孩,人们谈论私奔,言语上看不起她,讨厌她,但实际上她是极度羡慕的。没想到,现在真的可以和喜欢的人私奔了,真的很庆幸。平淡无奇的日子都像是彩色的墨水,让她梦寐以求。

开车花了七天左右,路上一切顺利。饶饱经风霜,雨雪交加。小少安没有让小玉受一点苦,把她的吃喝照顾得很好。最后,她来到了雀桥村,一个偏远但和谐的村庄,一年四季都没有陌生人定居。所以,看到这一对才貌双全的女子来到村里,村民们是极其欢迎的。村长还告诉他们晚上要举行欢迎宴会。

于府望着萧少安安置的草堂,只觉似曾相识。她问:“是按照丽华村的茅草屋建的吗?”

沙湾点点头。“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得知你被莱文绑架了。我连夜搬到这里,盖了这个草堂,回县城来接你……”

小玉刷刷地进了屋,屋内干净整洁,床上有一床她当天叠好的新被子。

于想了一会,问道:“你是怎么顺利进高府的?”

站在后面说:“萧随戏班子进去了。我和剧团老板有老朋友。”

玉拂有些懵,她转过身,看着萧绍安清娟的脸,满是书生气。她问:“你是秀才,怎么还熟悉剧团?”

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其实萧也是个戏子。你以前看到我的时候,我可以拿着剑。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假把戏。我在剧团排练的时候学会的。我不懂武术。”

玉拂这一刻才明白,萧少安之前的故事应该很坎坷。

10

邵安,原名薛恒,是县城屠夫薛贵的儿子。他在一个年轻的窗口努力学习了十年。他原本想参加每所高中的科举考试,但没想到父亲却去赌一把,借高利贷。最后,他把儿子卖了出去,卖给了一个剧团当演员。

玩家是仆人,薛恒认为这样的生活会比别人差。然而,剧团团长欣赏薛恒的才华和气质,并在获得当地考试后私下赞助他去了。

在薛恒获得第一名后,郡主的儿子莱文抢劫了这个地方。县官知道自己理亏,便约了薛。他想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然而,薛恒暂时感到羞愧和愤怒,并意外伤害了他。

因年老悬高,伤势虽小,但身体未能支撑,不久便驾鹤西去。去世前,他告诉儿子莱文,他不需要承担责任,他只是为此付出了代价。

“正因为如此,我一直感到内疚。即使有一天我成为了科举状元,我也为读过的圣书圣诗感到羞耻,所以我改名做了老师。我没有呆在任何地方,只是到处旅行。”

“莱文可能因为他父亲的遗言不能开枪打我,但杰德刷你是个意外。当莱文得知你和我在一起时,他找到了杀我的理由。”

当小安发表声明时,他看起来很虚弱,好像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余父心里很难过,问:“肖先生,我...我不知道你和莱文还有这些纠葛。我……”

她有点困惑。原来有些事情她不知道才是最幸福的。她害怕萧少安会怀疑她与莱文勾结,为了找理由杀了他而故意接近他。

邵安伸出手,帮她剪去鬓角的碎发。她声音低沉地说:“其实萧本来可以一个人走了之,但是她还是觉得如果有一个叫玉福的姑娘陪着,她这一辈子就圆满了。”

玉弹了弹星星的眼睛,立刻把她的脸颊染成红色。然而,她敢于走近肖少安,吻了他。然后她说:“我对你一见钟情,我如痴如醉。终于有了回报。”

11

五年后-

小安找到了他的女儿小缺。天很黑。她正在李婶家的餐桌上吃面条。她旁边是一个和她一样大的男孩,是李婶豆芽的儿子。

“小麻雀,跟爸爸回家吧。”小安抱起女儿后,再次向李阿姨道歉。“外面又冰又滑。我没让玉福去接孩子。小某放学后来了。小麻雀烦恼了很久。我真的很抱歉。”

李阿姨挥了挥手。“没事的。肖先生白天晚上都要照顾妻子和女儿。真的很难。如果我家有肖先生的一半好,那也是一种美德……”

农妇喋喋不休时停不下来。小邵安立刻抬脚就要离开,但怀里的女儿没有停下来,大声喊道:“我不走就不走!我想住在窦亚哥哥家!妈妈说,喜欢一个人一定要先入为主,这样才能培养感情!爸爸太喜欢妈妈了!豆芽兄弟-嗯...嗯……”

李豆芽菜一听,害羞得把脸往碗里扣。一旁的李阿姨也很尴尬,但她看到萧少安用手捂住女儿的嘴,笑着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小缺听到父亲问她:“小缺,你喜欢豆芽吗?”

小缺软糯地道:“好的,爸爸。”

“那个豆芽哥哥没事吧?”

小麻雀想了一下。“那也是极好的。”

邵安勾着嘴唇笑了。“爸爸为什么不回去和妈妈生个豆芽哥哥?”

小麻雀很高兴:“太好了,爸爸。”

作者|世界吹鸟。

原标题:“肖先生”

 


posted @ 21-10-30 11:59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91国产精品 mp4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