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blog

有没有一些被大多数人称之为『烂片』的电影,你却特别喜欢-_1

地狱之门:耶路撒冷。

我看了当时写的影评:movie.douban.com/review/7946011/.

这星期我看了几部电影。有不同题材、不同年代的新老电影,不适合比较。这个对我来说是最震撼的。看完之后,我清楚地知道未来的方向应该是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掉了头发。

故事不足为奇,新颖的表现形式让人有代入感。

这部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视角始终保持在主角的第一人称。作为一个弱小的边缘人,他无力地逃离,却从未专注于表达怪兽与人类主力的较量,怪兽如何刀枪不入于人类,如何计划反击人类,英雄们有多勇敢,有没有赢过。电影的最后,这一切才刚刚开始。(嗯,其实逃亡队也表达了这些。)电影以深深的绝望结束。《三叶草10》在某种程度上与这部电影相似,然而,它的女主人撕了外星飞船(她不小心彻底扮演了隔壁)太令人瞠目结舌了。

电影中,90%的时间都是女主角的第一人称视角。优点是和其他角色说话时,观众可以看着对方的眼睛。他们对人物印象极其深刻,有很强的代入感。它们剧烈地奔跑或移动,画面抖动。但只有这种镜头,怎么讲好故事,导演跟任何玩DV的人没什么区别,怎么讲好恐怖故事。

在一般的恐怖片中,音乐和音效在吓唬人方面占了非常高的比例,但大部分时候,这部电影都是日常对话,主角只有一个设备故障,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自动放出一个很棒的摇滚。这种对比让观众一时笑不起来,其他时候没有音效的缓冲。但是导演还是通过对话,演员的一些微小动作等等,带来了一种很好的恐怖氛围。

当女主人平静地写道:把我弟弟带回来,混蛋(把我弟弟还给我,混蛋)在一个嘈杂的地方,一切都像美好的一天一样正常,但在屏幕前,我用双手掐住喉咙,叫诺诺女孩。你为什么要立这么可怕的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独角兽手臂完全无法克制,开始写流水账。我决定用最简短的话来概括整部电影。

更多细节:在耶路撒冷,地狱之门开启,背上长着翅膀的暴戾邪恶的恶魔降临人间。被恶魔感染的人会逐渐变成恶魔。英雄和朋友被困,直到只有两个人逃出城,但他们仍然没有摆脱悲惨的命运。

Journal: 影片开头,以伪纪录片的形式,展现了一个女人几十年前在耶路撒冷死后复活,但与亲人不再熟悉的故事。受惊的信徒们在颤抖着念叨着审判日,女人的嘴里渐渐发出野兽般的咆哮,魔鬼的翅膀在她背上展开,以至于她被一个准备充分的男人一枪打死。普通焦平面到此结束。

整部电影没有多少看点,因为整个过程就是一副智能眼镜里的影像。

不提品牌名称,各方面完全像著名的谷歌眼镜;电话、搜索、人脸识别、facebook提醒、音乐、拍照、导航,应有尽有,简单的语音指令或眼镜侧面的触摸板就能完成所有操作;

莎拉的父亲送给她这件时尚的礼物,之后的所有镜头都是从这副眼镜的角度拍摄的。女主人尝试了所有的功能,包括游戏:一堆僵尸展示在她面前的室内场景中,手里的剑可以戳来戳去。(这里又是一面大旗!)

莎拉看起来很开心,但在看到一张年轻人的照片后,她还是忍不住在浴室里擦眼泪。我上了父亲的车,去姬友接瑞秋。她飞到某个地方一起旅行。因为女主人最近情绪低落,所以出去散散心是瑞秋的主意。

在飞机上,我遇到了凯文,邻家帅哥,历史爱好者,谷歌眼镜的新鲜体验。第一个人看到我姐姐怎么戏弄韩。每个人都聊得很开心。下飞机后,凯文提议一起去耶路撒冷,我带你去看看圣地的沧桑。为什么不呢?

来到耶路撒冷,我进入了当地的一家小旅馆。酒店老板奥马尔,一个右胁有轻微肿块,大胡子的穆斯林男孩,非常殷勤地招待了三个人,并开始炫耀泡妞大法。这一次,雷切尔被拉了。他带着三个人飞叶在天台上跳舞,去当地的Club散散心。指定的CP由女主人莎拉、飞机上的凯文和瑞秋以及地头蛇奥马尔组成。在去俱乐部的路上,当女主人刚刚醒来时,导演向姬友借了瑞秋的恶作剧,把我们吓坏了。然而,当她到达俱乐部时,主任开始给予福利。

莎拉头上的眼镜第一次摘下来,戴在凯文的鼻子上。我们终于第一次看清了莎拉的长相。她玩得很开心。她用她无骨的手握住凯文,跟着我。我给你看一个婴儿。

从谷歌眼镜概念形成的第一天起,就有人幻想用它来拍小电影,第一人称的体验将彻底改变行业主流。你猜怎么着,这部严肃悬疑片不仅玩悬疑,还把小电影的情节都搭在了一起。

第一个人看着女主人牵着凯文的手(我的手),眼神澎湃,白皙的小臂就在眼前,长发如水,夜总会的灯光打在拥挤的人群上。我们走进卫生间,心照不宣地关上门——接吻的镜头里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是时候闭上眼睛了——然后莎拉蹲下来,从透视的角度低头看自己的衣服,看着莎拉眨着浓浓的笑眼,拉开拉链。你想要什么,姐姐?嗯——偏偏在这个时候,视角大师大放异彩。莎拉的普通照片来自她的眼镜,其中一张是她和一个男人的照片。凯文在不恰当的时候开始评论那个男人愚蠢的外表。他是你男朋友?这时,女人失去了兴趣,拿回眼镜,砰的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原来照片中的人是女主人的哥哥,因为意外去世了,这也是她最近情绪低落,无法逃避失去亲人的痛苦的原因。她很生气,独自回到了酒店。途中她的眼镜第一次开始碎,功能有点障碍,导航无法调整。(又是旗帜!)就在我以为要出事的时候,凯文找到了她,道了歉,径直回了酒店。路上,漆黑的街道,冷漠的本地路人,黑暗中莫名的阴影一点点宣告着日常生活即将离开,恶魔们准备登场。

回到酒店后,女主人心存感激,为了像以前一样表达歉意和和好的愿望,她来到凯文的房间,一件难以形容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怎么能在暴力行为的时候戴眼镜,放在远处的桌子上?在之后的圣人时光里,凯文看到窗外更多不可理解的影子,他变得忧心忡忡。第一个夜晚像往常一样平静地过去了。

第二天,一群人在当地蛇奥玛的带领下四处玩耍。在著名的哭墙前,雷切尔劝女主人按照当地习俗写下自己的愿望,但女主人勉强同意了。当她平静地在纸条上写道:把我的兄弟,混蛋带回来(把我的兄弟,混蛋还给我),一切都是美好而平凡的,但我在屏幕前捏了自己一下。

之后,他们去了著名的地下洞穴,但凯文身体非常不适,女主人也和他一起出去了。原来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莫名烦躁心悸的人,当地很多天主教徒都有过类似的症状。当地的地头蛇Orma把他交给了当地人,并把他送到了类似精神病院的地方隔离。即使女主人不愿意,她也无可奈何。

渐渐地,每个人都开始听到异常响亮的声音,未知的恐怖事件开始在电视上报道。直播中出现了一个可怕怪物的巨大影子,城市一片混乱。女主人之前招呼过的两个士兵冲了进来,指示他们一起去城门。莎拉记得凯文路过精神病院时在里面。虽然她在整部电影中很弱,但她在这里表现出了极大的忠诚。也许这就是她刚刚失去哥哥的原因。她不想抛弃身边的人。在她的坚持下,两个士兵和她一起去精神病院找凯文。士兵很快放弃了搜索,留下她自己还在寻找凯文。在近距离看到变成恶魔的病人并做出一些举动后,她最终救了凯文(所以那个从未离开的女孩看到她就会结婚)。他们去了城门,与雷切尔和奥马尔的家人团聚。

但是城门已经被完全封锁,人化为魔显然具有传染性,城内无人可放。包括士兵在内的守门人,如果射杀平民,也不会放过。在危机时刻,奥马尔的父亲提到了城市的地下洞穴。从很小的时候,他就知道里面有一条通道,他可以直接走到城外。明知道山洞里可能有妖魔,与其原地送死,不如一起战斗。一群人,包括两名士兵,一起去了地下洞穴。瑞秋在休息时意外被恶魔抓住。女主人和凯文都看到伤口越来越严重。凯文提出了一般理性人的想法。她离开了她,但莎拉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离开身边的人,就像她不愿意离开凯文一样。在她的坚持下,团队继续和瑞秋一起前进。

雷切尔变得越来越心不在焉,她的瞳孔变大,她不停地咳血。两名士兵发现后,立即想处决她。凯文勇敢地站了出来(毕竟他的命是女主人救的),为女主人和瑞秋辩护。奥马尔也和雷切尔有感情,她拿出手枪,站在同一侧。然而,鸡蛋没有任何用处。另外两个恶魔袭击并杀死了士兵(站在前面的士兵莫名其妙的愚蠢,不停的往身后看而不是瞄准恶魔),一群人匆忙逃到了地下洞穴。

洞口有一副装饰精美的中世纪板甲,怀里抱着一把铁剑,女主人随手拿在手里。多一件武器没有错。

雷切尔的病情恶化了,她不停地咳血。她扶着墙,背对着她的女主人。莎拉一边安慰一边试着转过瑞秋的脸。这个动作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但感觉长达一个世纪没有多少秒。我不忍看到她的脸,但我想知道。当她终于转过身时,雷切尔的眼睛完全黑了,我吞下了空调。瑞秋说,我怕我会伤害你。

最终,她生病了。莎拉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像野兽一样咆哮,攻击她周围的人。她中了两枪,但还是没有倒下。山洞里的魔鬼出现了,开始攻击每个人。当她逃跑时,她的女主人和所有人都分开了。萨拉无力地倒在地上,痛哭起来。雷切尔仍然保留着她最后的记忆。“快跑!滚出去!”

雷切尔穿着白色衣服慢慢走开了,她的女主人恳求她不要离开她。当她手里拿着枪转过身来,两只翅膀从后面伸出来时,雷切尔用她的意志把枪指着她的喉咙,扣动了扳机。

萨拉独自抽泣着,只有头盔上的探照灯发出微弱的光,她手里拿着刚到的铁剑。她安慰自己,好吧,我只是在玩电子游戏,我只需要用剑打败僵尸。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不禁感到我的头发竖了起来。电影开始的时候,女主持人测试眼镜的时候玩这个游戏,但是现在都是血淋淋的,真实的。

慌乱中,她把剑捅了出去,但她没想到会杀了奥马尔的父亲,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路。奥马尔失去了爱人和亲人,她彻底绝望了。开枪自杀后,只剩下凯文和她后悔的情妇。在这两个人的支持下,他们继续在黑暗中摸索。凯文让她关掉探照灯,画面一片漆黑。当它再次亮起时,它是一张非常靠近摄像机的魔鬼脸。长期失效的智能眼镜其实已经恢复了一次,它识别的图片中的人脸。

一个名字出现了:乔尔·普尔曼。当初回头一看,才知道这是她死去的哥哥!他尖叫着告诉他们离开洞穴的方向。莎拉不愿意继续下去。两人跌跌撞撞,终于来到了最后一条隧道。明亮的田野就在眼前,只留下最后一扇铁门。

Kevin在捣鼓铁门的时候Sarah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扶着铁剑倒下。她绝望的发现自己大腿上一道巨大的疤痕在自己蠕动,病变,智能眼镜显示连接上了网络,Sarah抽泣着说call dad.给父亲拨打最后一次电话,系统提示无法识别语音,请再说一遍,Sarah发出了嘶哑不成人形的声音,电话没有拨通。当凯文手握铁剑摆弄铁门时,萨拉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万般无奈之下,她发现大腿上有一个巨大的疤痕在蠕动,并出现了病变。智能眼镜显示她已连接到互联网。莎拉抽泣着说:“给爸爸打电话。”当她最后一次给父亲打电话时,系统显示她无法识别声音。请再说一遍。萨拉声音嘶哑,但电话没有被拨通。

门开了,门外的袁野空好像还是老样子。凯文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朝这个方向看去。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女主人的呼唤,慢慢走近他。凯文也注意到了莎拉。他仍然冻僵了,四肢紧绷。莎拉停止了哭泣,她的身体发出嘟嘟声,野兽的吼声和呼气声传了出来,画面的边缘清晰地延伸开来。

Sarah渐渐升起,耳边传来拍打的声音,越来越高越来越高,一直俯视着地上的Kevin,并朝刚才Kevin凝视的方向望去,直升机战斗机都在往城中飞去,成千上万个黑影像蝙蝠一样从城中飞起往四周散去,原来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们啊。影片到此结束。莎拉渐渐起身,耳边传来拍打的声音,越来越高。她一直低头看着地上的凯文,看着凯文刚才盯着的方向。直升机和战斗机飞入城市,成千上万的黑色形象蝙蝠从城市里飞来飞去。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电影到此结束。

2016-06-21 07:03:41

 


posted @ 21-10-30 11:48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91国产精品 mp4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